劳拉爱吃鱼

知与谁同

[荣霖]春风第一声

一个有毒的脑洞……放一个文章前一段内容的大纲,求诸位关注荣霖~`O`~

梗概如下:

荣霖第一次相遇在桃花坞,荣石背着荣父以进货的名义通过许家做掩护从桃花坞的港口收购盘尼西林和吗啡运往承德山上,许家以好客名义招待荣石留宿一晚,许一霖作为少爷迎客,荣霖第一次见面,印象不错。后来随着“交易”的进行,荣霖的交流增加,逐渐发现两人志趣相投,互生好感,临走前荣石留下一本西印度毁灭述略给许一霖。

第二次见面在两年后的桃花坞河边,荣石本是护送电台到桃花坞,没想到赶上许一霖投河,救起落水的一霖,许父怒火中烧接许一霖回家,半夜荣石翻后墙探望许一霖,许失魂落魄的写自白书,准备自戕,后被荣石制止,并发现高烧,带回旅社。许醒来后向荣透露这两年多来的心酸苦楚,对于夏禾一事的观点还有两年来读进步书籍后愈发讨厌的封建观念,身为男儿却对于喜欢的女人无能为力,对于封建家庭也无从下手的绝望。后荣石起了发展下线的心思,也加之视作朋友,便吐露承德巨变,但若一霖不弃,他可以带走一霖,让他在承德发展。许同意后荣本欲挽留,但许坚持回到许家第二日告别。第二天许跪父母说明愿休夏禾,到承德经商,争得许父同意后与荣石回到承德,借荣石名号白日开店,晚上回荣家。一番接触与荣家人关系甚笃。随后逐渐了解荣石处境后才知道荣原来商会会长,但心里已有眉目觉得荣更是地下党员。后荣石与日军交锋中一次意外,一霖救场,回来后荣石告诉一霖,两年前荣父作为当地豪强被日军邀请做商会会长,荣父一拖再拖,到死也没有接这个名头,后旦夕惊变,因组织需要荣石不得不背负汉奸名头balabala一番诉衷肠,然后一霖正式入党。

之后的就是一些日常,比较轻松愉快的对话,感情发展,还有荣石一会儿出个任务一霖没事递个消息?(误)而后一霖开办夜校吧……做个先生,后来早先引人注意但是荣石去了山上,不在承德,一霖对敌经验少,虽然机灵但没办法还是被发现了,不好交代四处碰壁,当其他成员和一霖自己都准备弃子的时候荣替他安排转移工作,回到苏州,然后……就当是分别的一场戏?感情升温一个小高潮互诉衷情表白吧,本来要打分手炮但是荣父丧期未过,约定欠着下次还。

荣石苦于周旋,一霖回苏州做先生?(这里做生意还是教书没有想好x) 然后过了一年局势有变,一霖也开始老道,于是正式作为独立电台在桃花坞地区活动,但是苏州站这一年形式更加严峻,一霖被迫转移。承德的情况在荣石一干人推动下也开始好转,长官调换balabala,于是一霖兜兜转转回到承德荣家,正式作为店铺老板,一个交通站的负责人之类吧,荣家旗下什么的。

emmm先放这么多x狗O私的故事如果您喜欢,私心请您期待

强烈安利一下~`O`~

半夜三更再刷 @江漪快去学英语 太太的作品,在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第二篇看到了特别动人的画面于是鸡血上头忍不住摸了只小丑鱼表白太太。

首先亦度真的太撩了!而且特别鲜活,饱满。最为人称道的是他作品的笔法……最喜欢太太说的张扬的颜色,而张扬的何止是用笔呢?视觉冲击特别强大,一下子画面就能在眼前展现,空旷的画室里的青年就坐在那里,用自己的心去作画,不是画自己所看到的,是自己的内心,他剖白的是极为丰富多彩的,充实而完整的世界。标题是性美感,而这里的亦度已经超过了艺术家而是自身就是艺术品。

独立,自由,性感,傲然,而有一颗诚挚的心,他是赤子,万物生长,他就是太阳,自己是爱情,是风,是自由,抓不住却最有魅力。而最后开放性的结局,不知道是否回归的贺叔叔和看似漂萍一样的爱情好似边城,有种纯粹美感。看完后特别想感慨,啊我们亦度是缪斯吧,“此生戴花,来世漂亮”金黄色的油菜花,黑色的头发,清爽的笑容,寥寥几笔就是一副水彩,别开生面。

而贺叔叔,说起来真的想牵着风筝的线,在这一篇里贺叔叔就像一把钥匙,带着亦度走进更广阔的天地,带他看到更多更美的风景。因而万物生长,因而他们的爱情就是一件艺术品。难以言表,虽然出场不多,但是他们就是风景,彼此就像对方生命里的行人,路过,驻足,爱情滋润出新的景象,然后放手,天高海阔,不是不爱,而是像李银河对王小波说的“分别后才明白,对你爱恋的过程全是在分别中完成的”,他们一次次分别,就像一次次相爱,再次相见,又会有新的风景,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此情恒久是无终。

说实话贺陈的这一章是我看到的最为感触的一章,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但不同的是他们没有离愁,而是带着心底的风景出发。表白太太的笔力……太棒了,然而写这么多也不能及心里万分之一,非常痛苦_(:_」∠)_感谢太太的辛苦付出( •̀∀•́ )表白太太,太太是世界的宝物!以及半夜三更的,打扰了😂

他怎么这么棒
好希望他晋级又想要他多唱几首,说实话即兴的爱如潮水真的好听

用了新的修图软件,男神依旧帅的一笔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谭赵】过客花火

写在前面:萌新无脑意识流,不定期更,博君一笑

一、你是天边的花火,我是人间的过客,我仰望着你,你看着我

1

赵启平喜欢走路。不管是驱车登山还是城市漫游,也不管是行色匆匆还是从容信步,他享受人工合成纤维的鞋底与地面摩擦产生的快感,每每想起,便总觉得像是与什么为敌,心里没由来的畅快。

 

都说男人在认真的时候最性感。

 

所以大概没有人会否认他的魅力——无论他脸上的神情是愤怒惶恐,还是痛苦悲伤,当他行走的时候,当他工作的时候,当那件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白袍被空气轻轻撩起的时候,奇异的荷尔蒙扑面而来,一字一句的告诉你:

 

他像穿堂而过的风,来的时候不声不响,去的时候无声无息,却无意中撩拨,不知是幡动还是心动。

 

谭宗明如是说。

@不来也不去.  你要的原图,顺便表白小赵医生( •̀∀•́ )